兩人第一次的同台演出,結果就在大受好評的情況下收尾了。


觀眾離開會場時,每個都還難掩不久前聽到歌曲所受到的感動,紛紛跟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。


可是在光鮮亮麗的舞台背後,又有幾個觀眾想去理解台上的人在過去所曾受過的辛酸呢?




會場裡,KAITO跟MIKU併肩一同走在通往休息室的走廊上。


由於到了這邊,就只能允許相關工作人員進入而已。所以走廊上除了兩人外,都沒什麼人。


「我嚇了一大跳呢,台下突然發出這麼大的掌聲!我那時差點嚇得忘記唱歌!」


KAITO回想起當時的景象,一邊用像剛跟媽媽出門看到了什麼新奇玩意的驚訝語氣跟身旁的MIKU說著。


「MIKU的支持者都很熱情呢。」


「不,今天大家的反應會這麼熱烈,有一半是大哥的功勞哦。」


「咦?沒這回事,我畢竟只是伴唱而已....MIKU?」


KAITO看著忽然站在原地不動的MIKU,也跟著停下腳步。


「..............爸爸。」



MIKU視線直盯著前方,她緩緩的說著。



「?!」



「.................」


一名中年男子佇立在道路的中央,從被丟在他腳下的幾根香煙頭來看,他已經在這邊等待他們兩人有一段時間了。


「父....父親....」


而對這男子的出現,感到最為衝擊的莫過於KAITO。


他看著這位自已誕生沒多久後就把他拋棄的父親,一下子像是失去了說話的能力。


「..............」


男子沒有理會KAITO,就跟MIKU一樣。


他的視線也一直在盯著MIKU,沒看向任何地方。


「為什麼沒先徵求我的同意?」


他開口說話了,這是在說MIKU邀請KAITO一起合唱的事。



「....爸爸,一定不會答應吧?」


「................」


男子沒回答,這應該是間接默認了MIKU的猜測。



「父親...」


KAITO以略帶無助的聲音叫了自已的爸爸,但他也知道無論再說什麼,這個人也不會轉頭看他一眼,於是他也不再多說什麼。


而爸爸這沉默的回應跟KAITO這樣子,使得MIKU在此刻下定了決心。



「.....爸爸,我想跟大哥在一起工作。」


MIKU首次在自已的爸爸面前提出自已的想法。



「.....妳確定?」


在一陣長到讓人致息的沉默後,男子用低沉到恐怖的聲音問著MIKU。


「因為爸爸不認同大哥不是嗎?可是跟大哥在一起的這段時間,我....」


「那只是暫時的。」


男子打斷了MIKU的話,他不讓MIKU有回話的機會繼續說著。


「就算現在他能得到與妳同等的掌聲,但這並不長久。」


講到這裡,男子這時總算看了KAITO一眼,即使這只是用眼角餘光。



「我的預測不會有錯。」



從拋棄到了現在,即使時間隔了幾年,他還是又再度地對自已的孩子下達了宛如死刑的宣判。


「..............」



「..............哼。」


看著MIKU意志已決的堅定眼神,男子面帶不悅的轉過身。



「爸.....!」


「隨妳高興吧。」



「.....咦?」


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答覆,MIKU跟KAITO兩人都愣住了。


「這裡有個工作室,反正那裡本來就是要給妳的。」


男子把一張紙條向後丟向兩人的方向,不知是不是巧合,那字條剛好被KAITO接住。


「就讓我看看你們的能力能撐到什麼時候吧。」


講完了這句話,男子留下了MIKU以及對著父親離開的身影而鞠躬的KAITO,慢步的消失在走廊的盡頭....


從那天開始,兩人便在一起工作了。


就MIKU的情況來說,就算工作的環境改變了,可是在那裡所接到的工作還是跟以前一樣沒什麼改變,只是現在還會接到要求KAITO和她的同台演出的工作而已。


不過,跟以前不同的是....


每當她在外頭演唱結束,拖累疲累的身軀回到工作室後,KAITO那句迎接她的"歡迎回來"。


雖然她不知KAITO是怎樣想的,但這對MIKU來說,這是足以讓她把一向被自已視為"冰冷的工作室"變成"溫暖的家"的奇妙話語。


接著,隨著時間漸漸的過去....


原本只有兩人的工作室,也跟著產生變化了。



「啊,歡迎回來。」


有一天,MIKU工作結束回到家的時候,KAITO一如往常的開口迎接MIKU。
只不過這次他身邊卻多了一名穿著紅衣的成年女性。


這個女性也是MIKU認識的人。



「大姐!」


「唉呀!MIKU妳還記得我啊!我很高興喔!」


被MIKU名為"大姐"的人,手上拿著罐裝啤酒、另一隻手揮手招呼MIKU過來坐下。


「MEIKO...這時間喝太多酒對身體不好哦。」


「囉嗦,你這個早上也吃冰淇淋的傢伙。」


MEIKO很快的回嗆起KAITO,不過KAITO對這種很衝的語氣也沒半點生氣的反應。


這兩人隨後忽然很有默契般的相視微笑了起來。


這看在MIKU的眼中,是個很微妙的景象。



MEIKO這個姐姐,是MIKU之前在知道KAITO的存在前就從父親口中得知的。
她出道的時間遠遠比她和KAITO還要久,而且之後好像是達到了父親預期的市場目標後就退休了。



「大姐。妳怎麼突然來呢?」


「咦?我就不能專程來看我的弟弟跟妹妹嗎?」


MEIKO講完後,用很受傷的眼神看起了MIKU。
「啊.....!不、不是!我...!b」


「MEIKO,妳就別跟MIKU開玩笑了。」


看著覺得自已說了很失禮的話而驚慌失措的MIKU,KAITO對MEIKO露出了苦笑。


「哈哈哈~~!看來妳跟KAITO一樣都是個好孩子呢。」


MEIKO忍不住笑出聲,看來她對MIKU的反應感到相當滿意。



「好啦,我就不開玩笑了。」


喝了一口酒,MEIKO收起了嘻皮笑臉的表情。


「其實啊......我打算最近要回來唱歌,所以想問你們能不能讓我待在這裡幫忙工作。」


「..............」



「咦—?!」


「唉呀....我知道這要求有點厚臉皮啦。」


MEIKO用語帶"抱歉"的意味、可是表情上卻看不出來很抱歉的樣子說著。


「只是MEIKO都快不夠錢去買酒了,所以手上應該也沒什麼錢去租工作室,所以可以的話,還是幫一下MEIKO的忙吧。」←(無意)


「別講得我都是把錢拿去喝酒嘛!再說退休一段時間,錢不夠也是正常的吧!?」


對於KAITO這種看似是在為她講話,但話中卻有在嘲諷的意味。MEIKO忍不住指正KAITO的說辭。



「而且不說錢的問題。就身為姐姐跟歌手的立場來說,我是真的很想和你們一起工作喔。」


輕聲地把罐裝啤酒放在桌面上,MEIKO用感嘆的口氣繼續說著。


「畢竟退休得太早,我錯過了不少次跟可愛的弟弟和妹妹合唱的機會呢。」


「大姐...」



「既然生活過得這麼苦,那也沒辦法了...」


「對吧?」


「我就說過主要不是錢的問題了!你們是不是擅自想像了我這幾天的私生活啊!?」



從MIKU跟KAITO略顯同情的表情看得出來,MEIKO對弟妹的思念並沒有傳達到他們的心裡。


事後回想,MEIKO的加入就是轉變前的小小徵兆吧。



而RIN跟LEN之後的出現更是讓一個名為"家族"的情感,成為了這間工作室的中心。


只是...


小小的不安也是在這時候悄悄地從內心衍生出來的吧?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lovesy 的頭像
salovesy

-Maple of Forest-

salove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