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說兩人從見面後是過了多久才一起同台演出的....


說起來時間很長,但也不算久吧?


回塑到半年前,從那天起,MIKU幾乎每天都會撥點時間去找KAITO,兩人相處的時間中,不外乎是跟KAITO敘說起工作上的事,還有教KAITO唱歌。


由於誕生後,才不到幾個月就被丟棄的關係。


KAITO並沒有跟MIKU一樣,接受過完整的音樂指導。


他唯一會唱的冰淇淋歌,還是聽小孩子唱久後才慢慢學會的。


MIKU在跟KAITO練習過幾次就了解了KAITO在唱歌上的特性。


就以穩定性來講,KAITO的能力確實遠遠不如MIKU。


可是就以"在歌曲的轉折點裡瞬間帶動樂曲的感覺"這地方來講,KAITO的性能卻是MIKU所做不到的。




在幾個禮拜的學習下,KAITO也已經看得懂樂譜了。


比較一開始還需要透過MIKU的演唱來記每個音節的情況來說,KAITO算是進步得相當多。


為了想更加磨練自已,也鼓起勇氣地慢慢接起一些相當瑣碎又奇怪的演唱工作。


雖然這些工作在MIKU眼中看起來,覺得非常不值得。


畢竟在一起練習了半年,MIKU也大約知道KAITO的能力。


但每次說出來,KAITO都只是笑笑的回答說"沒關係,什麼工作都該試試看。"


可能KAITO對於自已也能唱歌這件事感到高興吧?


MIKU看到對接到的怪工作也能樂在其中的KAITO,她也說不了什麼。



畢竟有些事情,是她這樣一出生就受到眷顧的人所無法了解的。



就這樣的....時間慢慢流逝.....


到了某天,MIKU對KAITO做了一起演唱的請求。


"又做出讓他感到困擾的事了..."
MIKU剛對KAITO做出這份邀請,心裡就後悔了。


他自已也不清楚為什麼突然做出這種請求,事情就發生在KAITO拿著一份怪異工作向MIKU詢問樂譜的細節時,她就突然脫口而出的說出來了。


對於事業好不容易才有點進展的KAITO,這請求對他說是根本是沉重的負擔、又沒任何好處,畢竟MIKU的名氣上比KAITO遠遠高出太多了,而且觀眾一時之間也會無法接受KAITO這號人物跟MIKU一起同台演出吧?



「好啊。」


語氣中沒有半點困擾的感覺。


KAITO用一如往常的笑容,點頭接受了MIKU的邀請。


MIKU已經忘記當時聽到KAITO答應後,自已是怎樣的心情。


高興?驚訝?鬆了口氣?


但是她沒有忘記兩人初次演唱的情形....


「那人...是誰?」


「那藍衣的人是誰啊?」


「不知道呢....」



理所當然的,看到MIKU旁邊這不知的人士,聽眾每個都對KAITO的存在發出了質疑聲。


MIKU在台上大概向觀眾介紹了KAITO的事情時,她擔心的偷偷看了KAITO一眼。


不曉得是不是故作鎮定,KAITO在MIKU眼中,看起來平靜到異常的地步,好像台下的噓聲沒有傳入他的耳裡似的。



隨後,演唱開始了。



觀眾們選擇先聽歌曲,而暫時收起了滿肚子想吐出來的怨言。



第一首曲子,是以MIKU為主音,KAITO進行和音的曲目。


當主旋律響起後,觀眾的表情變了...


因為現在比起他們心中不滿,有一件更值得讓他們轉移注意力的事情正在發生....


激昂與平穩,KAITO和MIKU的特色相互補助了彼此間不足的部份。



藍色的音符和綠色的音符正在舞台上透過麥克風的傳導,形成一道道優美的和弦在眾人的耳朵裡完美的交織而成,他們頓時間彷彿能看到一張張的五線譜實體的呈現在自已的眼前。


在下個瞬間,台下爆出一片足以遮蓋兩人歌聲的掌聲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lovesy 的頭像
salovesy

-Maple of Forest-

salove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