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:這是萬聖節當天突然接受到奇怪的電波而寫出來的純糟糕文
不能接受純糟糕文的人,還有認定闇之王絕對是總受的人,請千萬別往下看囧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Halloween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呼...這樣就好了吧?」

在鏡子前,KAITO小心翼翼的整理著自已的衣領。

今晚他穿在身上的衣服,是一件中世紀造型濃厚的蒼藍色服裝。

雖然不是最為人知的公式服裝,但他脖子上仍然有圍著KAITO的招牌象徵。

「.......沒想到,還會再穿一次這套服裝呢。」

看著自已在鏡中照映出來的打扮,KAITO語帶感嘆的說著。


「萬聖節快樂-!!」

「不給糖就搗蛋哦-!!」

還感嘆不到幾秒,LEN跟RIN兩人同時撞進KAITO的房間。

他們的穿著也與平日不同,與KAITO的風格一樣偏向於中世紀的感覺。此外,他們的背跟頭上各別戴著蝙蝠的小翅膀和耳朵。單從外觀來看,儼然就像是隻漆黑的小蝙蝠的樣子。

「真是的!你們兩個!大哥還在換衣服啦!」

接在兩人的後面,MIKU小跑步的進入了KAITO的房間。

她身上的衣服的設計跟款式都與平常的服裝沒什麼太大的差異,但色調上卻偏向了黑色,頭上還戴了一頂帽頂呈現尖角的寬帽沿帽子。

「沒關係,MIKU。我已經好了。」

「咦~~~大哥別扯開話題啦。」

「對呀。不給糖果,就要搗蛋哦~~」

「哈哈,抱歉、抱歉。那...等會買冰淇淋給你們吃可以嗎?」

摸著RIN的頭,KAITO向兩人說著。

「哦哦~?你們的裝扮都還不錯嘛。」

MEIKO的聲音突然從MIKU身後傳出。

不曉得是什麼時候,她就靠在KAITO的房門口旁,靜靜的看著眾人。

「大姐的打扮也很帥啊。」

「那個啊....MIKU。我好歹也還算是正值年輕的女性.....」

聽到MIKU的評語,MEIKO表情複雜的說著。

至於為何會得到如此微妙的評語,則是出在MEIKO那身幾乎快要包滿全身的繃帶裝.....

雖然繃帶底下仍然有衣服,但在其餘繃帶沒有包覆住、所曝露出來的皮膚部份,以及繃帶上面像是要增加什麼恐怖效果的紅色色彩,意外的為MEIKO的造型帶了一種戰慄的美感。

「如果在萬聖節以外的日子做這打扮的話,一定沒人敢靠近大姐吧?」

「LEN,我聽到了喔。」

「可是,我覺得這還蠻適合MEIKO的喔。」

「怎麼連KAITO都這麼說啊?」

MEIKO啐的一聲,不知是不高興、還是害羞的撇過了頭。

「如果可以的話,我也想穿像MIKU或RIN的服裝啊...」

接著又以像在牢騷的口吻,MEIKO小聲的自言自語。

「唔...我的想法跟MEIKO很類似呢。」

KAITO搔著臉頰、笑笑的說。

「咦?大哥不喜歡嗎?大哥這件衣服不是很好看嗎?」

MIKU發出了驚訝的聲音,表情不解的追問起KAITO。

「不....那個....雖然是不錯啦......」

在話的後面接了一句小小聲的"不過...",KAITO突然苦笑了起來。

「怎麼?你還在意啊?」

看到KAITO的反應,MEIKO隨即皺起眉頭。接著以她臉上出現的愧疚表情呈反比的不滿語氣繼續說著。

「我之後不是道歉了嗎?而且,我也不是故意要....」

僅管口氣聽起來很強硬,可是MEIKO的樣子卻明顯的不像是在說那回事。

簡而言之,以熟人來解讀MEIKO現在的反應,就是她在說"對不起啦,是我錯了。"的意思。

「MIKU姐不知道嗎?」

RIN輕輕拉著MIKU的手,示意要MIKU彎下身、跟她說悄悄話。

「大姐曾經把大哥打傷到回工廠維修過喔。」

「....咦咦咦?!!b」

「等一下!!RIN!雖然事情是這樣沒錯!但別把過程省略掉這麼多-!b」

外表上雖然是RIN在跟MIKU講悄悄話沒錯,但實際上卻是全場的人都聽得到的音量。

MEIKO在MIKU還來不及驚訝的大喊時,立刻大聲糾正了RIN的說法。

可是她所糾正的地方,似乎不包括否認她曾打傷KAITO的事。

「.....是接闇之王這工作的時候吧?」

「對對對,LEN你也知道吧?因為當時沒空接這工作的只有MIKU姐而已。」

「其實也沒什麼...MIKU姐妳也看過闇之王的劇情吧?」

嘆了一口氣,LEN轉頭對仍然處在驚嚇狀態中的MIKU說著。

「....啊...嗯,看過唷。」

「那MIKU姐應該還記得故事裡有一段闇之王被一國的公主痛打一頓的劇情吧?」

「.......嗯...b」

隨著LEN提出的問題,MIKU也逐漸想起那段的劇情,默默的點著頭。

而片中那位被痛打一頓的人,這時正在她後方像回憶起某段沉重的往事的摀住了臉。

「那MIKU姐對公王在床上熟睡時,枕頭旁邊擺的酒瓶還有印象嗎?」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啊,難道.....」

像是會意到某件事,MIKU睜大了眼睛。

「沒錯。簡單來說,就是喝了酒後的大姐,不懂得斟酌力道。就是這麼一回事。」

LEN說完後,聳聳肩的露出了"真受不了這種大人。"的早熟小鬼才會有的表情。

「之後闇之王被公主用繩子綁住的畫面是隔了一個禮拜才拍的唷。」

RIN接著在LEN的話後,補充了一句。

換句話說,那中間所隔的時間就是KAITO回工廠維修的日子。

「一個禮拜啊....b」

MIKU在這時,莫名的領悟到"觀眾永遠不知道劇中人的辛苦"的話中真諦。

「所以我之後也有反省了嘛!b」

雖然這時應該要保持沉默比較恰當,但MEIKO難得成為家裡的眾矢之的,自然忍不住開口回話。

其實關於這段往事,RIN跟LEN都省略了一件事情沒有說。

在那一個禮拜的時間,MEIKO每天都有到工廠關注KAITO的維修情況。

「不過也多虧了大姐,製作人員才會把戲裡的衣服送給我們啊。」

如RIN所說的,她與LEN、KAITO現在穿的服裝,都是那時拍攝所留下的。

「應該說反正拍完後,這些衣服也沒用了。就順便送給我們的吧?」

LEN對RIN的話感到不以為然的說著。

「原來發生過這種事啊....」

「反正過去的事,就讓它過去吧。嗯,就是這樣。人就是要積極往前看唷。」

「這句話由大姐來說,感覺沒說服力呢。」

看著MEIKO露出爽朗的表情、點頭贊同自已的模樣,LEN也只能無奈的吐槽。

「算了、算了,MEIKO說得沒錯。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嘛。」

由於LEN的話,有可能會導致家暴的產生。

KAITO立刻出面替MEIKO打了個圓場。

「...可是話說回來,如果劇情不寫成這樣的話。大哥也不用被大姐打吧?」

突然心裡有了別的發想,RIN開口提了出來。

「啊...說得也是呢。」

聽到RIN這麼說,MIKU的反應也像是頗為認同的點著頭。

「對吧?我是覺得這設定還可以寫成別的劇情呢。雖然搞笑的劇情蠻適合大哥的。」

「但是大哥有點可憐呢...我覺得浪漫一點會更好。」

因為RIN的一句話,兩人莫名的討論朝向某方向熱絡了起來。

「...所以還是要繼續說嗎?b」

「女孩子就是喜歡這種話題啊...」

LEN邊嘆氣邊拍著KAITO的背,這一拍有叫他"死心吧。"的意味。

「啊,說到這個.......我記得當初除了衣服外,他們也有把一個晶片給KAITO不是嗎?」

想起了當天的回憶,MEIKO看向KAITO,這動作表示在間接他還對這件事有沒有印象。

「晶片?」

「那個啊....我也是聽說的啦。據說闇之王的劇情在製作的時候,還有另一種故事版本喔。」

注意MIKU投視過來的視線,MEIKO為她解答著。

「而那就是為了輔助那故事,所特別製作的晶片。主要用途,好像是可以幫忙KAITO快速融入那種故事氣氛裡。不過事後就如MIKU妳知道的那樣啦。」

「?」

「最後劇情定案成現在這樣。所以這晶片也就不需要了吧?」

「....啊,對喔。」

「所以呢?大哥之後把那晶片怎樣了?」

LEN繼續著MEIKO的疑問,他追問著KAITO。

「呃....其實我剛才在換裝的時候,把那晶片裝上去了....b」

KAITO遲疑了一會,然後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髮的說著。

「咦~~~~?!你是笨蛋嗎~~~!!?」

話才剛說完,MEIKO的聲音瞬間上升了好幾分貝的大喊。

「那個...因為我記得說這晶片的功能是可以幫助融入角色氣氛裡....加上今天是萬聖節....所以想說......b」

「而且反正又是要扮同樣的角色.....想說沒關係是吧....?b」

MEIKO把手按在額頭上、低著頭,表情像在對KAITO說"真是敗給你了。"。

「我說啊...那晶片可是未完成品喔。你裝入之前都沒有先想一下嗎?」

說著說著,MEIKO的臉上出現了擔憂的神色。

看來是擔心KAITO這樣草率的行為,會對身體有什麼不良的影響。

「可是,那時對方也說過,這晶片不會對系統造成什麼副作用...」

「未完成品還是未完成品。」

強行打斷了KAITO的話,MEIKO語氣強硬的說著。

「.....總之,系統沒出現什麼問題吧?」

「嗯,沒任何異常喔。」

「沒問題的啦,大姐。我想那晶片也還不至於會摻有病毒,就算有問題。只要把晶片拿下來就沒事了。」

或許是覺得MEIKO擔心過頭,LEN在旁插了句話。

「..............」

MEIKO上下打量了KAITO一眼,沉思了幾秒。

最後才像是確認KAITO不會走路走到一半,會突然當機似的,暫時放下了她心中的一塊大石。

「系統沒起什麼變化就好....不過下次可別做這種事囉。」

MEIKO雙手插起腰,對KAITO語帶忠告的說著。
"咚、咚-"

「啊,萬聖節遊行的集合時間快到了啦!快點快點!」

被整點的鐘聲吸引了注意力,RIN開始催促起眾人。

「真是的...就算遲到。還不都是因為妳在浪費時間....」

「才不是因為我呢!是因為大姐啦!」

「吵-死-啦-!等會誰再提當年的事情,我就先扣誰一個月的零用錢!」

「咦~~~?!」

剛才的事,彷彿都隨著這道古老的大時鐘的鐘聲而過去。

大家開始恢復原先萬聖節所該有的熱鬧氣氛,紛紛離開KAITO的房間。

"咚、咚--"

「..........」

「大哥,我們快走吧。」

跟在MEIKO跟雙子的身後,MIKU轉過身、向KAITO說著。


"咚、咚、咚----"

「..........」

「......大哥?」

"咚、咚、咚、咚、咚----"

「..........」

KAITO沒有回應,他的視線呆滯的望向某方。

宛如思緒被鐘聲引導到了不知名的某處似的,整個人佇立在原地、動也不動。


「......大、大哥?.............!!」

就在MIKU覺得KAITO沒有任何動靜的時候,下一秒,她被KAITO速度極快的手抓住了手腕。

「? 怎麼了?」

覺得MIKU跟KAITO遲遲沒跟過來的RIN,此時也回到了房間。

她正好看到了這一幕,滿臉疑問的問著。

「啊....!b」

「........」

「?」

現場剛好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三個情緒,慌張的MIKU、不解的RIN、還有看起來像是根本沒發現RIN在場的KAITO。

「.....呃.......啊...!對、對了!我想起來了!我跟大哥還要留下來一下,討論最近工作需要的曲子!所以妳們先走吧!b」

「工作?什麼曲子?」

「嗯!工作!サンドリヨン那首!b」

「真是的~~萬聖節當天還討論工作的曲子啊?」

RIN聽完後,嘟起了嘴巴、表情不太高興的說著。

「MIKU姐跟大哥就算對工作再怎麼熱心,也要適可而止唷。」

「嗯,對不起....麻煩RIN妳跟大姐轉告一聲說我們等一下再過去....b」

「好~~要快點跟過來唷~~~」

向MIKU跟KAITO揮了揮手,RIN最後也算是相當乾脆的離開了房間。

而且,離開前還很順手的帶上了房間的門。

「.......大...哥?」

確認RIN的腳步聲離房門越來越遠,MIKU轉過頭、不安的瞄了KAITO一眼。

然後.....

「.....?!...唔....!嗯、嗯嗯....!!!!」

猛然的一陣拉扯,MIKU被KAITO抱進懷裡的同時,也被蓋住了雙唇。

接著進行起這道毫無預警、又突然的熱吻。

在這一連串的動作裡,MIKU完全只有順著KAITO的份。應該說,她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吧?

就在KAITO的舌尖一邊熱情的與MIKU交纏時,他的其中一隻手也慢慢的撫摸起MIKU的大腿,從下而上....漸漸快摸向MIKU的迷你裙裡面。

就在這時候,原先安靜的外頭又傳來了聲音....


『糟了!錢包忘記帶了!是不是忘在大哥房間了?』

是RIN的聲音。

而且,在這聲音中得到的訊息不光是如此。

還包括了她當下會進來房間的"可能性"。

「....!!」

驚覺到這點的MIKU,開始有了些微的反抗。

她嚐試著想從KAITO的深吻當中脫離,甚至試圖推開KAITO。

只是KAITO卻像完全不在乎似的,絲毫不鬆開他對MIKU的擁抱。

另外更讓MIKU感到害怕的....則是KAITO的手沒有停頓的、繼續往她的迷你裙當中伸進去的事....

「嗯....!!唔嗯....嗯.....!!!!」

被堵住的嘴唇無法發出聲音,MIKU的掙扎聲聽起來彷彿就像是在提醒KAITO有人接近了。


『笨蛋,妳的錢包在我這邊啦。』

這次是LEN的聲音。

大概是看到RIN跑回家後,他也跟著回來了吧?

「...........?!!~~~~~~~!!!!!!」

MIKU的身子強烈的震動了一下,眼角浮出了淚光。

KAITO的手已經透過迷你裙裡的那層薄紗,觸摸起她私密處....

『咦?LEN你什麼時候偷拿我的錢包?!』

『誰要偷拿妳的錢包啊!是妳自已不擺好吧!?』


「--!!----!!!!」

對於外頭的聲音,以及攻勢越來越猛烈的KAITO。

MIKU在面對這樣讓人不知所措的情況下,開始鎚打起KAITO的胸口,但是已經喪失力氣的雙手根本就造成不了任何的作用。

另一方面,KAITO不知是不是對MIKU的反抗有了回應。

他一個轉身將MIKU壓在牆上,將她擁抱得比之前還要緊密。讓對方連這樣無力的反抗都予以剝奪。


『那我們走吧,大姐在等我們呢。』

『是、是....』

聲音,遂漸消失了.....


「~~~~~---!!」

這時的MIKU,也像是得了什麼解脫....

她的雙腳軟下來,背緊靠著牆壁逐漸滑落、坐倒在地板上。

而擁抱著她的KAITO也順著MIKU的動作,而跪坐在MIKU的面前。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呼.....」

KAITO將嘴唇從MIKU的唇上移開,發出了一道滿足的嘆息聲。

「...............嗯..........啊.........」

MIKU發出微弱的呻吟聲,目光恍惚的看著KAITO....

也許是剛才所受的刺激太過強烈,MIKU的身體到現在都仍然在微微的顫抖。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糟了,MIKU。」

「.......?」

「我的情感迴路突然.......湧出了情慾。」

KAITO擺出了嚴肅的表情,語氣認真的說著。

「.....咦...?」

睜大了眼睛,MIKU想到不久前KAITO聽到鐘聲時的反應。

就是從那時開始的吧?MIKU心裡推論著。

「原因是那個....晶片嗎?」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KAITO沒有回答,但這反應可以說是默認了。

畢竟以常理來判斷,原因假設不是出在這晶片上,那也想不到其它還有可疑的地方了。

不過,對現在的KAITO而言,無論原因為何都已經不重要了...

重要的是....

「............MIKU。」

手掌貼近MIKU身後的牆上,KAITO臉慢慢湊到MIKU的面前。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可以幫我嗎?」

受到體內的燥熱感與胸口的悶痛所苦,他的喉嚨發出了沙啞的乾渴聲。

向眼前這位唯一可以幫他消除這份疼痛的人,吐露出潛藏於他內心的慾望。

「..........!」

對於如此簡單明瞭的話中含意,MIKU自然馬上了解KAITO的意思。

她不由得瞬間脹紅起臉,開始慌張了起來。

「不不、不行啦....!等一下還要趕過去跟大姐跟LEN他們會合....!而且....!」

「不行...?為什麼?」

KAITO反問著MIKU,從那略顯強硬的語氣聽起來,他並沒有因為MIKU的反應而打算放棄。

「....MIKU....其實也有期待的吧....?那時候我抓住妳的手時,就這麼期待了.....」

KAITO邊說邊以銳利的眼神凝視起MIKU,那雙帶著冷冽氣息的藍色瞳孔,儼然是想從MIKU身上逼出事實...

「........這.......我.....!」

像是無話可說,MIKU結巴了起來。

或許事實的確如KAITO所說的一樣,不然那時她也不會找理由讓RIN離開了吧?

「我現在的心情也一樣喔.....」

嘴唇湊近MIKU的耳邊,KAITO緩慢的說著....

「........我非常想抱MIKU.....而且想得不得了.....」

「....大哥.......」

這番話就有如出自惡魔口中般的,依附了某種不可思識的魔力...

逐漸的侵蝕起MIKU最後一絲的理智....

 

 

「......嗯。」

最後,MIKU以像在顫抖的模樣、輕輕點下了頭。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彷彿像是確實收到了她對惡魔訂下的契約。

KAITO的嘴角漸漸上揚,露出了滿意且摻雜著邪氣的笑容....


然後,他關掉了牆壁的電源開關。

讓下一秒降臨的黑暗籠罩於兩人的身上....

 

 


「嗯?」

外頭的街道上,MEIKO轉頭看向住家的大樓。

「怎麼了?大姐。」

(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沒有燈光?)

沒有理會RIN的疑問,MEIKO注視著他們所居住的樓層。

(....KAITO跟MIKU不是還在家裡嗎?)

看到家裡完全沒半點燈光,MEIKO困惑的想著。

由於KAITO的房間在房屋格間上正好是靠向街道,因此從外面也能看到他房間的燈光。

假如RIN所轉告的話是真的,那正在KAITO房裡討論曲子的他們,燈光不可能會是關的。而且以她對兩人在工作上的熱心,也實在是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把曲子內容討論完畢.....

因此,答案在MEIKO心裡很快得就浮現出來了....

「那個笨蛋..............」

「? 大姐妳在說誰呀?」

「沒~~事~~快走吧。妳不是想趕上萬聖節遊行嗎?」

怕RIN發現到家的燈全都關掉的事,MEIKO輕推著RIN的背,一方面讓她分心、一方面也是催促她走快一點。

(所以才叫那傢伙別亂裝啊....真是的.....b)

MEIKO無奈的嘆著氣後,偷偷的望向大樓一眼。

(雖然MIKU不計較的話就好了啦....)

"或許今年的萬聖節遊行,他們會缺席也說不定...",MEIKO的表情像是在這麼說。

 


「...嗯....嗯嗯......」

在一片漆黑的房間裡,一段熱情、且激烈的戲碼正在上演著。

被KAITO的雙手按在牆上的MIKU,已經沒有任何可以脫離的空間。

就像被KAITO一起融入了黑暗當中....MIKU只能任由他那鮮紅色的舌尖擺佈....

「.....」

沉醉在品嚐於對方身體的氣氛裡,KAITO嘴唇移到MIKU的脖子旁,牙齒輕咬著MIKU的頸部。

「...呀....!」

突然被KAITO的舉動嚇了一跳,MIKU像受到驚嚇的小動物發出細微的叫聲。

「.....不用怕,這不是在吸血。」

聽到MIKU的叫聲,KAITO停下動作、對她輕聲說著。

應該說,就算他想這麼做,但也不可能做到這種非常理的事情。

「啊....嗯....b」

MIKU紅著臉,為自已剛才叫出來的反應而覺得失態。

她在脖子被KAITO咬住時,的確是有一瞬間想到了闇之王裡面那句"想要血。"的台詞。

「可是....除此之外,MIKU的一切,我都想要。」

「...嗯啊.....!!!!」

趁MIKU一不留神的時候,KAITO的手滑入了那已呈濕潤的薄紗裡頭、觸碰起她的私密處。

「啊嗯、啊啊....!嗯....!不...不要.......」

隨著KAITO的指頭遂漸陷入洞口,MIKU的反應也變得更加劇烈。雙手反射性的緊緊地環抱住KAITO的脖子,用像要哭出來的聲音對KAITO懇求著。

「是嗎?」

「......咦...?」

感覺到KAITO的手指從她的體裡抽出來,MIKU露出了訝異的表情。

接下來有好幾秒的時候,兩人都在沉默的互視著彼此。

其中心情最難受的就是MIKU了吧?

畢竟她沒有想到KAITO會真的因為她這句話,而停止了動作。

「.......大....大哥......」

MIKU輕輕呼喊著KAITO,聲音聽起來似乎在發抖。

「....嗯?」

KAITO臉上浮現出淡淡的微笑。

他知道MIKU想要什麼,但是卻假裝不知道的、帶著不懷好意的眼神低頭看著MIKU。

「......我....那個....我...........想...想要.............」

無法忍受KAITO離開她體內後,內部所出現的空虛感......

MIKU一臉嬌羞的縮進KAITO的懷裡,小聲的講出了希望KAITO能填補那份感覺的話語....


啊啊.....眼前的女孩實在是太棒了。

一股想要盡情佔有對方的激昂在KAITO心裡高漲。

光是那潔白的身軀,還不足以達到他的期望。

他想從對方身上得到的,還有更多...


「可是....MIKU不是不喜歡我的手嗎?所以才會叫我停止。」

沒有以行動回應MIKU的希望,KAITO反倒繼續以言語挑撥她的羞恥心。

「.......那、那是.....我......!」

「那,就拿點誠意出來吧。」

「.................!」

看著MIKU還來不及對自已的話有所反應的呆愣表情。

KAITO伸手摸著MIKU的後頸、低頭靠向MIKU的額頭,故意放慢語調的說著。

「拜託別人的話,就先自已把這礙事的東西脫掉吧?」

KAITO說完後,指了指MIKU下半身的那件薄紗,然後也沒有其它的動靜。

「.....還是妳想要自已"處理"嗎?就在我的面前。」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一時間被KAITO的命令而感到不知所措,MIKU遲疑了起來。

她知道對方在等待她接下來的動作....

「.............嗯...」

像下定了決心,MIKU的喉嚨發出了微微的吞嚥聲。

她開始動手緩慢地脫下了那層與私密處牽了一絲透明銀絲的薄紗。

然後,也打開了上衣的扣子,露出誘人的粉紅色乳首...

「....做得好。」

一邊沉醉於眼前的景象,KAITO一邊表情愉悅的誇獎著MIKU。

「..............」

但是被稱讚的MIKU,表情上沒有任何高興的神色。

她只是一語不發的,眼角帶著快滑落下來的淚水,身體不停地在顫抖著。

在先前所累積的苛責、以及剛才在對方的注視下做這種事,或許對MIKU果然還是負擔太大了。

「.......對不起,很難受嗎?」

KAITO伸出舌頭舔拭掉MIKU嘴角旁的淚珠,安撫起MIKU。

「.......」

這份稍顯溫柔的舉動,似乎也達到了安慰的效果。

MIKU擦掉另一隻眼角上的淚水,對KAITO搖搖頭、示意"她已經沒事了"。

「.....那麼,雖然有點可惜...不過也差不多了。」

「...?」

KAITO沒對MIKU充滿疑問的眼神做任何回應,而是默默的抓住了MIKU的手、引導到他的股間...

「我的忍耐也到極限了。妳知道的吧?MIKU....」

「......啊...」

就算隔著一層褲子的布料,MIKU仍然能感覺到裡面的某種熱度。

至於那是什麼,不需要KAITO說明,她也能明白。

MIKU幫KAITO拉下了拉鍊,隨後那熱度的本體在褲襠間佇立了起來...

「MIKU的這裡....也已經很想要了吧...?」

「........呀啊...?!」

被KAITO強行轉過身,為了支撐身體的重心、她雙手連忙按在牆壁上。

接著她感覺到KAITO的那裡頂在她私密處的洞口上....

「要進去了。」

簡短的說完後,KAITO沒半點躊躇的擺動起腰、將自已的東西推入了MIKU的體內。

「....嗯、嗯唔...!!啊--!!!!」

在內部已達到充份的濕潤下,KAITO的那裡自然很順利的進入、並且與MIKU的內壁緊密的結合在一起。

再加上先前在敏帶地帶所殘留的悶痛感依然存在,這時體內從強大的刺激下獲得了抒發,使得MIKU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

「.......已經去了?MIKU真是淫亂的孩子呢...」

從MIKU的體內的收縮得知她達到了高潮,KAITO嘴角上揚、露出了不知是在嘲笑、還是興奮的笑容。

「~~~~~~!!!!」

MIKU雙手無力的撐著牆壁,發出了煽情的呻吟聲。

顯然已經沒有其它多餘的力氣開口說話了...

「是喜歡被苛責嗎?裡面很緊喔...」

為了防止MIKU亂動,KAITO雙手按住MIKU的腰部,規律地動起了自已的腰。

「哈、啊啊....!啊嗯....!」

在達到了高潮的內部,又再度受到了強烈的刺激下。

MIKU忍不住發出了充滿色氣的低嗚聲。

「.....真好聽的聲音呢。」

絲毫沒有要減慢速度的打算,KAITO繼續加快了速度,他冷酷的笑著...

「再讓我多聽一些吧...MIKU的聲音....」

「....呀-!!」

原先藉由牆壁支撐身體重心的MIKU,忽然被某股力道往後方拉扯,然後坐倒在KAITO的雙腿上。

在這番拉扯下,儘管兩人所面對的方向沒有改變,但已經變成了坐姿。

「大...大哥....?!」

被KAITO這份舉動感到驚訝,MIKU連忙回頭看了KAITO一眼。

「這樣比較方便吧....?」

在那一瞬間,MIKU看到了KAITO臉上出現平常那樣人畜無害的笑容。

不過....那似乎是短短幾秒間的幻覺。

「嗯啊...!啊....!」

「.....對我而言。」

KAITO繼續接著他上一句還沒說完的話,從MIKU的身後對她那對胸部進行愛撫。

「呀...!啊啊...!啊嗯....!」

「別靜下來,MIKU。這次輪到妳囉?」

輕舔著MIKU的後頸,KAITO小聲在她耳邊低語著。

對話中,他的雙手不時的以時強時弱的力道搓揉起MIKU的胸部。

「.......?!」

「因為剛才動得太激烈,所以我有點累了。」

絕對是騙人的。

MIKU大略從KAITO的話裡,猜得出他的意圖是什麼...

「不想嗎?」

KAITO的姆指輕壓住MIKU胸部上挺立的乳首,毫不在乎的說著。

「...呀..嗯嗯...!」

「這樣的話,就保持這樣子吧。」

為了讓MIKU立刻做出決定,KAITO完全不給予她任何猶豫的時間。

除了愛撫她的胸部以外,另一隻手也伸到下方...觸摸起MIKU與他那裡緊密結合在一起的花蕊。

「...啊嗯嗯....!!啊...!」

在受到各處不同的刺激之下,快感在MIKU的體內不斷的上升。

但是,累積在內部的快感卻沒有其它尋求解脫的方法...不,應該說是少了某種解脫的條件。

「哈、啊啊.....嗯......!!」

漸漸地...MIKU在KAITO的愛撫下,不知是自主性、還是在無意識的情況,開始上下動起了自已的腰。

那樣渴望的想要獲得解放的模樣,正是KAITO所希望看到的景象...

「......嗯...啊、嗯嗯........」

不過這樣如此令人愉悅的光景,也只能觀賞到此。

很快地,MIKU的手腳似乎都已使不上力,她的動作開始變慢、到最後停了下來。

看來不光是在那體內積壓已久的快感、就連她的體力也已經到了極限。

「..........大.....哥......」

「.....沒辦法。」

既然對方都已經到極限,再繼續苛責下去就等同跟拷問沒什麼差別了。

KAITO嘆了一口氣,手按在MIKU的下巴、輕轉向一邊,有些半強迫的讓她的視線看向自已。

「MIKU。」

「......?」

接著,在MIKU感覺到嘴唇上所傳來的溫度之後,KAITO也在最後那陣激烈的律動中,在她那緊密的內部中達到了頂端....

隨之而來的是她第二次的高潮....還有....

 


她尋求已久的解放感.....

 

 

 

等到兩人把善後工作處理完後,已經是晚上八點半的事了。

他們在街道上、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在行走著。

「......腰....很痛嗎?b」

KAITO邊走邊扶住MIKU的腰,面帶擔心的神情問著。

「.......有點...b」

MIKU皺著眉頭、苦笑的點點頭,走起路的樣子看起來有點一拐一拐的。

「這樣啊......b」

與其說"果然",還不如說這是"理所當然"的。

畢竟事後回想,他自已也認為他當時的確是做得太過火了....

儘管有八成以上的錯,都是那晶片害的。但將那晶片裝入身上的自已,也是要負起一份責任。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對不起......b」

說出了從前幾分鐘開始到了現在,不曉得是第幾次的道歉。

只要想到當時的情景,KAITO的心情就會更加的低落。

「真是的~!我不就說沒關係了嗎?」

這句回覆也不曉得是第幾次出自MIKU的嘴裡。

雖然KAITO也對MIKU在事後沒有對他生氣,而感到鬆了口氣。

但心裡對那件事的罪惡感,並不是能簡簡單單消除的東西。因此KAITO事後,還是不斷的向MIKU道歉。

「....這樣好了。大哥這麼在意的話,就把那晶片送給我。當作是賠罪吧?」

「咦?」

因為MIKU這突如其來的提議,KAITO愣住了。

那個"罪魁禍首"的晶片,在事後在MIKU的幫忙下、取了下來。

本來KAITO以為MIKU已經拿去丟掉之類的,但現在聽她這麼一說,似乎她還留在現在的樣子。

「是可以啦....不過那晶片還是丟掉比較好吧?」

「不.行。這是別人辛苦做出來的東西吧?怎麼可以丟掉?」

MIKU幾乎是立刻否絕了KAITO的建議,她繼續說著。

「而且這晶片很危險吧?所以我來保管吧。只要好好保管就沒事了,所以大哥就放心吧。」

「嗯...」

既然如此的話,那由他自已來保管就可以了吧?

KAITO心裡這麼想,然後把這原本要提出來的疑問收回了喉嚨裡。

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路燈照射的關係,他覺得MIKU說這句話時,臉上看起來有點紅紅的。

「對了....大哥。」

「什麼事?」

「我曾經想過喔....如果在闇之王的劇情裡,"我是大姐那個角色的話,我會怎麼樣?"的事。」

深呼吸了一口氣,MIKU緩緩的說出了這樣的話。

「唔.....以原本的劇情走向來看,之後應該是拿蔥把我吊起來打吧?」

回想著闇之王的劇情內容,KAITO一臉認真的說著。

「不是說那個啦....b」

"大哥真的不浪漫呢。",MIKU的表情就像在這麼說似的,直視著KAITO。

「那是說什麼?」

「算了啦。」

MIKU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"大哥是笨蛋。"的話,轉過頭不回應KAITO的話。

「咦~~?b」

看到MIKU的冷淡反應,KAITO發出了像是心靈受創的聲音。

「對不起,我認真一點就是了。說啦,MIKU......b」

「不~行~我不說。」

「MIKU.....b」

「我~~~不~~~說~~~」


剛才發生的事彷彿就像夢境一般....

KAITO所扮演的闇之王,就像是回到他原本那笨拙的模樣、一樣地為女孩子的事而煩惱著。

但是這次的闇之王,卻有著與之前不同的差別.....

 


今晚的月夜下....

 


出現了一位....

 

 

陪伴在闇之王身邊,一輩子的伴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lovesy 的頭像
salovesy

-Maple of Forest-

salove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