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滿是記事本的桌面
我竟然發現自己早期寫的小說,一年前.............. 

啊啊  為什麼都寫都寫到一半中斷,現在想寫下去都忘了後面要寫啥了
最後就慘遭放置PLAY
想半天真的想不出當時我要寫啥,所就up這中途半端的小說了
天才快來告訴我當初我是想要寫啥啊~~~~~~~~~~~~~~!!!!!!!!


看看笑笑就好了,大概不會完成了吧,因為我忘記當初的結局了(天音:那就不要拿出來給人看啊!)

追記:其實這篇文我隱藏了很久,晚點搞不好會再藏起來...(爆)



酒醉文(續)

 

 

 

 



今天一大早,不知怎麼回事的,LEN隔著餐桌用著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。

「............我的臉上沾到什麼了嗎?」

與LEN四目交接的瞬間,他隨即將頭撇過去結結巴巴地回答什麼都沒有,繼續吃著他的土司邊看著明天要練習的樂譜


...............一定有發生什麼事.......







今天是陽光普照的周日,照慣例睜開眼睛的時候比平日晚了些。MIKU與我正一絲不掛地相互擁抱著在我的房間中躺著。

這種夜晚的行為已經有過很多次了,我們總是貪圖著這段時光的快樂,然後互相擁睡到陽光從窗簾的縫隙映射進來。

「嗯.........」

MIKU發出了一聲,臉上掛著幸福的表情,似乎是還沒從美夢中醒過來。看著她的睡容,我也不忍心去打斷她的美夢。

只有伸出憐愛的手撫摸了一下她的額頭,並將嘴唇貼上。

「早安,MIKU。」


在穿上衣服後,為了怕驚醒MIKU,我放輕了腳步離開了房間。

雖然很想繼續地與MIKU分享著彼此的體溫,但早已決定的家事一大早就已經安排好,我也只好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她那溫柔的擁抱,朝廚房走去。

「喲,LEN早安~~~」

「..............。」

「......LEN?」

一到廚房,就看到LEN一個人正吃著烤土司配牛奶,邊看著晨間新聞。

但當他發現我在跟他打招呼時,馬上頭低了下來拿起筆邊吃著早餐邊故作用功地在暗記樂譜。LEN這孩子.....最不擅長隱藏事情了。

就連被說超級遲頓的我,也看的出來LEN在隱瞞什麼。


隨後好幾次LEN的目光有好幾次投射在我身上,讓我覺得一定是有發生什麼事。

「怎麼啦LEN?有什麼事想說呢?說出來沒關係喔。還是你想要買什麼東西?」

我溫柔地對著弟弟笑了笑,但換來的卻是他一臉疑惑的表情。

「你...................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嗎?b」

「耶?」

「昨天晚上........」

「昨天晚上..........?」

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?我記得那天是周末................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!!!!



閉上眼睛搜尋那晚的記憶後,想起了那晚的事情,隨即通紅了臉。

「咦咦咦咦咦咦咦~~~!?」

「啊啊........你終於想起來了啊....。」

LEN一臉無奈地頂著頭部搖搖頭。

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昨晚發生的事。






「拜託啦!就幫忙一下嘛!!不然這些孩子沒盡到責任就被丟掉了多可憐!」

「誰叫妳當初買這麼多箱,那時早就跟妳說會放到過期嘛。」

「不管怎麼說,都已經超過期限兩周了,再不喝就真的會壞掉了嘛!好嘛趁現在家中只有我們兩人在家,幫我一起喝掉嘛~好嘛好嘛好嘛」

「即使妳這麼說......b不行就是不行」

「礙~~~~~??你態度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堅硬了?以前你都奉陪我暢飲的啊!」

「一兩杯是可以,可是這種量........一定會喝到醉的,我可不想再喝醉了bbbb」

起因是昨天在大掃除時從倉庫中搬出了MEIKO在當年買來大量囤積的高度數日本酒與啤酒,隨著時間的經過早已堆了許多灰塵。

日本酒是沒有保存期限還好,但啤酒.........很明顯地已經剛好超過保存期限一段陣子了。

就在我要搬到樓下去丟棄時,MEIKO一副淚汪汪的眼神阻止了我丟棄這些像是他心肝寶貝的飲品。

其實也不是刻意想要拒絕MEIKO的邀請的,但一想到上次多虧MEIKO講的那一點都不烈的特調日本酒,無意間就會想去迴避它

畢竟..............那真是太丟臉了。

以往都只小酌一杯的說,卻在那時第一次見到酒醉的自己所做出的醜態。

我一生也忘不了,日前那時被MEIKO騙下喝了那小杯酒後所做的事。

彷彿全身都被解放似的,無法控制自己的思考,只能遵循著自己身體的本能唯所欲為,偏偏在這時後遇到了晚歸的MIKU,

事情就這樣子發生了,心理上的愛慾及身體的炙熱的慾求一下子爆發出來,我半強迫地讓她與我發生了關係......途中盡是對她說了些

自己都少許在開口的甜言密語,那一晚我一直都在慾求著MIKU,直到兩人體力耗盡睡倒在客廳的沙發上為止。

幸好隔天醒來的早,發現事態嚴重的我,趕緊拾起兩人的衣服,抱著MIKU到自己的房間去,免得被LEN或RIN看到,要不然麻煩就大了。

在MIKU醒來後自己不斷地對她道歉,雖然MIKU搖搖頭表示完全沒有放在心上,但對於自己的良心,到目前為止還是過不去。

畢竟這種事.......總是要你情我願的才比較妥當。

我對待MIKU一直都是這樣的態度。

之後有好一段時間都認為自己像禽獸而失落好一陣子。有時還逃避似地怪罪為何系統要讓我記得當晚的事。

即使MIKU日後繼續用往常的態度對待我,但讓我去用自然的態度對她時,已經是一周後的事了。



啊,這篇好像是要接天才的酒醉文小說
我很喜歡性情大變的大哥..........w

酒醉文我到底是想寫啥....我很想完成啊,可是大綱我忘了(哭哭)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夢中記億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嗚嗚....嗚嗚......」

夜深人靜的黑暗,一道細微的哭聲劃破了寧靜。



「..........RIN?」

RIIN泣聲,讓睡在雙層床舖下方的LEN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。




「RIN?怎麼了?怎麼突然哭了呢?」

LEN抓著樓梯爬了上去,並坐到了她的身邊,擔心地口氣問著。

但是RIN並沒有清醒過來,雙眼閉著流下了眼淚同時在哽咽,似乎是做到了什麼悲傷的夢。



「..................RIN。」

不曉得是做到了什麼夢呢?

LEN伸出了雙手,將溫柔的手掌靠在她的肩上輕搖著,希望能將她從從夢境中拉回來。

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!!」

在LEN的呼喚後,RIN瞬間張開泛溼的淚框,抬起頭看著在一旁的LEN。

「............LEN?」

「啊啊.......是我。」

見到LEN如此安穩的表情,RIN又再度地流下了淚光緊緊地抱住了LEN。

「LEN......LEN.........!!嗚嗚........!」

感受到LEN的體溫後,RIN嚎啕大哭了起來。

LEN為了讓RIN稍微安心,他拍了拍她的背部。

「怎麼了?夢到了什麼恐怖的夢了嗎?」

「..我.....我夢到了....LEN死掉了....嗚嗚....」

「啊?b」



「我好怕....!我站在一堆人群中....看到LEN在最前面全身被綁著蹲在斷頭台上..........!蹲在上面......!然後刀子滑下來....!!」



講到越後面,RIN的情緒似乎越激動,她抓緊了LEN的睡衣,斗大的淚珠不斷地湧現而出順著她的臉頰滑落下來。

「.......傻瓜RIN,那只是夢啊,我人在這邊好好的不是嗎?」

「可是....!可是!那夢好真實!好像真的!!」

第一次見到RIN這麼悲傷,可見那場夢有多麼真實了。

雖然不知那是個怎麼樣的夢境,但LEN知道現在要做的,就是要安撫RIN的情緒。

他伸手拭去了RIN的臉頰上淚水。

「不要哭了.......不管夢再怎麼真,那邊畢竟是虛幻的,要真也不會真過現在站在妳面前跟妳說話的我吧?」

「嗯......嗯......!」

感受到LEN的心意,RIN閉上了嘴巴,將頭埋到了他的胸口中。

「今晚我陪妳睡吧?」

「不要....夢到那樣的夢,我不敢再睡了.......」

RIN狂搖著頭,深怕著再度入睡的話,那樣的場景又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。

「傻瓜RIN,給我睡覺,明天妳還有重要的錄音工作不是嗎?要是沒睡飽明天錄音時出狀況的話別叫我和大哥來幫妳收尾。」

「可是.....!可是....!」

「好~好~乖乖睡覺~」

邊說LEN幫RIN蓋上了棉被,拍了拍枕頭意示要她躺下

雖說自己在家中是最小輩份的,但就論面對事件的處理的態度,他其實跟KAITO不相上下......不,甚至還略勝一籌。

好不容易讓RIN再度躺下來後,他也躺在她的身旁,一手握住了RIN的左掌。

「這樣應該不會再夢到惡夢了吧?」

透過掌心從LEN那方傳遞來的溫暖,讓RIN冷靜了許多。

「嗯................」

「那,晚安~」

「晚安............」

兩人互相握著對方的手,再度閉上了雙眼,沉入這寧靜的夜晚......


開頭雖然是RINLEN,其實是冰蔥的故事

 

 

 

 

 



男人這種生物,是多麼醜露的存在啊。

為了自己的金錢、權力,什麼不可告人的事都作的出來,浮現出在臉上的猙獰表情,總是讓我再三地想作嘔。

今夜,我與一位如此的男性在奢華的房間中纏綿著。

這位微胖髮禿的中年男性,正是我這次所受委託要暗殺的對象。他在當地是一位相當富有且有階級的貴族。

喜好女色並擁有多位妻妾早在當地不是什麼罕事。

我受了這男性正妻的委託,讓我結束他的生命,好以讓身為正妻的她分得他的財產。

她的正妻早在最初就已他的財富為目標因而跟他締結為夫妻,事後發覺在妻妾越來越多的狀態下再不行動將會對自己不利。

因而花了大筆的金錢找上了傳說中有名的暗殺集團,而這集團的領隊則是派了我執行了這個任務。


在深夜的晚上,男子抱著我的身體試圖著要滿足他自身的慾望,在娼寮長大的我,就如同面對客人般,以相當專業的演戲態度,

去迎合他的任何要求,對於自己的身體,只認為是為了暗殺與賺錢用的一種工具。

男人對女人的身體,是完全沒有抵抗力的,這一點我很慶幸自己有著如此方便的工具。

見到我這麼地配合著他,男子忘我地貪圖著我那細小的身體時,毫無發現此時的他,破綻充滿了全身。

 在纏綿的途中,我伸出了左腳到早已被褪去的衣物中,迅速地從中勾出愛用的短刀,以漂亮的拋物線落到自己的右手掌內,在男子

尚未反應過來前,從他喉上劃了一刀,很快地,男子連慘叫聲來不及喊出,就沒有了呼吸。

這過程前後不到三秒,而且沒有血花大量噴出,只有星零幾滴鮮血落到自己身上。



今晚的任務,就這麼簡單地完成。

整理了一下儀容,穿上了衣服,我循著早已規畫好的路線離開了這屋子。



灰姑娘的小說.....這篇卡到劇情設定所以就中斷了




啊啊,那段和天才成天寫一起寫冰蔥小說的時光真是愉快(遠目)
現在兩人都收手了,所以放遺跡上來:P

這教訓告訴我們寫小說時一定要一氣呵成

 

創作者介紹

-Maple of Forest-

salove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