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KAITO?"




在MIKU印象中,"那個人"在提到這名字時,就好像是在他的認知當中從來沒有這個人存在過一樣,露出了像看到醜陋東西的難看表情。



"忘掉『它』吧。"



"那個人"對這名字只有這樣冷淡的反應。


而"那個人"就是MIKU的父親。


他同時也是KAITO還有現在兄弟姐妹的父親,說穿了就是他們的開發者吧?



"為什麼要忘掉他?他是什麼樣的人?、為什麼他不在這裡?"



MIKU對父親的回覆感到不少疑問,然而事後不管怎麼詢問,父親都不再提起KAITO這人的事。


直至某一天,可能是心情好或是被問煩了吧?



"因為他是失敗品。"



那是如此簡單的答案啊。


MIKU覺得當時的她,表情應該很奇怪吧?


與自已同樣開發者的哥哥,一個在父親的呵護下長大。一個才剛誕生沒多久就被父親掛上如同宣判他死刑的標籤、而遭到拋棄。


為什麼同樣是兄妹,卻要讓另一個人去承受那樣的痛苦。


這也讓MIKU瞬間明白到,自已無法認同父親這樣冷酷的想法。


這是她第一次反抗自已的父親。


她去跟『他』見面了。


即使她不曉得跟他見面後要說什麼才好...


說不定他會恨她吧?從被放棄的那天開始就在世界的某處怨恨著這位"完成品"的妹妹....


MIKU就這麼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開始尋找起自已的大哥。



結果,她找到了。



現在回想,那景象還是記憶猶新。



名為"KAITO",被父親定義為"失敗品"的人。


在一台冰淇淋的小推車攤販前,招呼著一群穿著破爛衣服的窮苦孩子們、還跟著那些孩子一起唱著冰淇淋歌。


從那歌聲中,MIKU清楚的感覺到KAITO那份溫柔的本質。


「MIKU?真的是MIKU嗎?」


「呃...」


「要吃嗎?」


KAITO說完從推車中拿出了一支冰棒遞向了MIKU,示意這是要給她吃的。


「不...不用了。」


「是嗎?」


其實就以兄妹初次相遇的場合來說,MIKU是不該拒絕KAITO給的東西。
可是看到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想碰面的"大哥",MIKU一時間也慌了點手腳,而做出了這種失禮的舉動。


不過被回拒的KAITO似乎也沒放在心上,反倒將冰棒放入了自已的口中。


「...............」



兩人都坐在石階上,一段時間都沒有半句談話。


其中一個原因不外乎是KAITO正吃著冰棒,沒閒功夫講話。


另一個則是MIKU不曉得要對這久違的大哥說什麼才好。



道歉?打氣?


想到這邊MIKU突然羞紅了臉,她這時才想到自已出現在自已的大哥面前,對他來說是件很傷人的事情。


簡直像是完成品特別到缺陷品的面前,嘲笑對方的落魄似的。


僅管她當初來找KAITO的原因不是這樣,可是對方會怎麼想呢?


「父親他.....」


「咦?」


在MIKU還不知要說什麼時,KAITO突然開口。


「父親最近過得怎麼樣?」


「.............」


看到KAITO用認真的表情直視著自已,MIKU一時間彷彿像被道微妙的電流打到,差點忘記了呼吸。


「爸爸....他過得很好。」


「是嗎?那就好。」


聽到MIKU的回答,KAITO露出安心的笑容,又繼續吃起他的冰棒。


那是真的打從心底感到放心的微笑。


對於拋棄自已的父親,他難道沒有半點的怨恨嗎?


MIKU用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KAITO。



沒注意到MIKU的反應,KAITO剛好吃完了冰棒。


他凝視木棒上面寫著"銘謝惠顧"的字樣,臉色沉得非常難看。


正常來講,這種表情早該在幾秒出現了。


直到在這時候才露出這沮喪的模樣,原因還疑似是那根"勉謝惠顧"的棒子,只能說沮喪的時機很不合時宜吧?


「對了,MIKU。」


好像突然想到什麼重要的事,KAITO收起了難過的表情。


「?」


「妳最近的工作怎麼樣?很順利嗎?」


KAITO講完後對MIKU笑了笑,而原先怕刺激到對方不太敢回答的MIKU看到這笑容中沒絲毫的惡意後,她慢慢的點下頭。


「真的嗎?太好了,恭喜妳!」


「咦?」


聽到MIKU的話,KAITO臉上綻放起比先前更燦爛的笑容,那樣子就像個小孩子一樣的雀躍不已。


「我每天都有看電視台上的報導哦,像上週MIKU妳某一首歌....」


「咦?咦咦?咦~~?b」


說到這邊,KAITO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MIKU這些日子來所唱的歌。


見面不到短短的幾分鐘內,KAITO對於曾未碰過面的MIKU像是熟識已久的家人般的熱絡。相對於KAITO的熱情,MIKU反而像不知該如何是好、反應看起來刻外的彆扭。



「..............」



MIKU的心情不自覺的遂漸低落。


自已的歌曲被人稱讚,理應是要高興才對的。可是看著KAITO興高采烈的談起自已的曲子,身為主唱的自已卻完全高興不起來。


這或許是被人類稱為"悲傷"的情緒吧?


KAITO,從MIKU誕生後,就一直在她的背後默默的支持她。


可是她則是因為某次的巧合下,才知道KAITO這個人。


而且,如果不是那巧合的話,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曉得這個人的存在吧?


畢竟她是在父親的房間,無意發現到那張即要銷毀的研究資料。


那張資料上所記載的正是KAITO的事情。



「K.....」


話還沒說完,MIKU又像驚覺到了什麼,用力的搖了搖頭。


「MIKU?」


這次總算有注意到MIKU的異狀,KAITO關心的叫了她一聲。


不過他卻不知道,這聲所換來的答覆足以讓他永生難忘。


「大哥。」


「.........」


"咱"的一聲,KAITO拿在手上的冰棒木條掉在地上。


臉就像剛泡完三溫暖似的,瞬間染成一片通紅。



「MI...MIKU?」



雖然講這句話的MIKU也同樣很不好意思,但是兩人臉上的紅潤度以目測來講的話,KAITO絕對是佔了很大的劣勢(?)。



「大哥。」



深呼吸了一口氣,MIKU這麼稱呼著KAITO。


「...................」


兩人不發一語的看著對方。


此刻的時間彷彿靜止了,現場安靜到像能聽到自已的心臟聲。


最後...............



「.................!!!!|||||||///////」


兩人的身子不約而同的轉向各自不同的反方向,害羞的用手蓋住自已的臉。


從這點就看得出這對兄妹的恥力完全不相上下。



「............嗯....這個...........謝謝。」


再怎麼說,畢竟還是個男人。


KAITO比MIKU還早恢復了鎮定,雖然他臉上還是難掩高興的神情。


「謝謝?」


聽到這句奇怪的話,MIKU也回過了頭。


「呃...我不太會形容...可是...」


腦裡邊想著有沒有其它可以清楚說明的話語,KAITO一邊用笨拙的口吻說著。


「謝謝妳願意把我當成妳的哥哥。因為我實在沒什麼資格...」


「不要這麼說!」


KAITO才剛說完,MIKU馬上以蓋過他的音量反駁著他。


聲音可能大到連她自已都嚇了一跳吧。


「因為KAITO本來就是我的大哥!這根本不需要什麼資格!」


也許是被MIKU的音量嚇到,也可能是看到MIKU激動的樣子而忘了講話,KAITO愣住的看著MIKU,隨後露出釋懷的微笑。


「說得也是....這不需要什麼資格呢。」


「大哥?」



KAITO伸出手,以像是怕弄痛MIKU的力道,輕輕的摸著MIKU的頭。


「直到MIKU來找我之前,我都沒有像今天這樣的高興喔。」



MIKU靜靜的沒有說話,她覺得KAITO放在她頭上的手非常的溫暖。


這溫暖的來源,就是被稱做為"家人"的事物。



「...對了,大哥。」


「什麼事?」


看來已經習慣這稱呼了,KAITO回話的速度相當的快。


「可以唱一首歌給我聽嗎?」


「.....啊?」


看到KAITO臉上浮出很困疑的表情,MIKU笑著繼續說。


「大哥常聽我唱歌不是嗎?所以我也想聽大哥的歌聲。」


其實早在之前,MIKU就已經聽過KAITO的歌了。


所以MIKU這份要求嚴格說起來,只是MIKU想要聽在成為KAITO的妹妹的現在,她的大哥為她一個人所唱的歌曲。


說明白點,這就是MIKU成為妹妹後,第一件想對KAITO撒嬌所做出的請求吧。


只是KAITO不曉得MIKU先前聽過他的歌聲,當然就不明白箇中的含意了。


「這....我的歌嗎?」


KAITO苦笑了一下,即使沒有立刻回絕,可是還是不自覺的露出了些許為難的表情。


「什麼歌都可以喔。」


「不...不是這意思。」


KAITO說到這裡,他停頓了一會。


「大哥?」


「....其實...我只會唱冰淇淋歌而已。」


雖然不怕被MIKU嘲笑,可是實際講出來還是很不好意思吧?KAITO邊笑邊害臊的搔了搔臉頰。


「沒關係啊。」


「真、真的?」


MIKU用笑容代替了回答。


在這之後....


音樂串連起兩人的心靈。


這首歌曲也成為了他們兄妹第一首心靈交流的曲子。


 

創作者介紹

-Maple of Forest-

salove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cfevenfish
  • 好棒呀 ˊ///﹃///ˋ
    您的文章讓我陷了(轉)
  • 這篇文章也是讓我陷的關鍵之一喔喔(也轉)
    晚點再請作者來回覆~我只是代貼的(羞)

    salovesy 於 2008/07/05 12:10 回覆

  • 真綾
  • MIKU叫大哥那刻快要哭出來了; _ ;)
    大哥啊啊啊啊啊T口T)
  • 其實這篇是參考大哥的wiki中悲慘的歷史而來的,
    大哥能被這樣承認,真的是他人生中的一大轉折啊(´;ω;`)

    salovesy 於 2008/07/05 12:14 回覆

  • 天才
  • >cfevenfish
    您好 我就是這篇小說的作者
    當初寫這篇小說的動機就是想推廣冰蔥(逆可)←(喂)

    所以看到有人陷下去真是太好了XD


    >真綾
    唉呀....謝謝你這麼蓬場....
    我也要哭了(´;ω;`)(天音:你哭幹嘛啊?)


    其實就如小楓(salovesy)所說
    這篇小說真的就是看wiki、外加再把一些製作者對大哥的評語集合完畢後,最後再以想像力匯集而成(喂)

    其實當初寫的時候
    蠻怕有人向我抗議說把製作人爸爸寫得太壞了...

    可是就我所知的,爸爸真的沒對大哥好過啊....所以我應該不算冤枉製作人爸爸吧?(´;ω;`)(爆)


    總之,在這邊謝謝兩位的回覆囉^^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